谢元林的战疫故事:“有她在,医护人员就安全”

2020-03-24 11:10:37 来源:人才报/民生网 作者:龚颖

分享至手机

 “有她在,医护人员就安全”

——长沙市第一医院副院长谢元林的战疫故事

谢元林手捧鲜花,站在湖南最后一名新冠肺炎治愈出院患者身边留影纪念,这一刻定格在3月14日14时30分,长沙市第一医院北院(长沙市公共卫生救治中心)。

地处山坳间的北院,是湖南与新冠肺炎疫情战斗的主战场。长沙569名白衣战士集结在此,与时间赛跑,为生命接力,经过54个日与夜,242例确诊患者全部清零,医护人员零感染。

回顾这场“零感染”背后艰难的长沙“保卫战”,得从长沙市第一医院副院长、长沙市新冠肺炎治疗专家组组长谢元林的故事讲起。

谢元林对驰援市公共卫生救治中心的第二批医疗队队员进行加强自身安全防护的知识培训。

“保护医护人员,就是保护患者”

1月16日下午,医生金子琦接到分诊台护士通知,急诊科来了一位发热病人,57岁、女性,低烧、咳嗽,还来自武汉。

“千万要注意防护!”护士低声叮嘱金子琦,气氛紧张。

经检查和专家会诊,患者被怀疑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医院立即决定,第一时间予以单间留观隔离,同时紧急启动应急预案。

“首例,没有经验,但我们心中有数,这个数是谢副院长给的。”金子琦说,时间往回拨30多个小时,一场争分夺秒的紧急备战在谢元林的带领下全面打响。

1月14日下午,谢元林组织全院250多名医护人员紧急培训;2小时,指挥北院1号楼3楼全部腾空,用以收治新冠肺炎患者;48小时,医院调用20台救护车,紧急转移60多名北院的住院病人至南院,调整维修两栋病房,准备155个病床;3天内,医院建成“集中患者、集中专家、集中资源、集中救治”的长沙“小汤山”,准备145张床,购买300个病人的救治设备设施。

争分夺秒,谢元林一路小跑,辗转专家会诊、集训演练、防护物资准备和病房改造现场,连续多日每天睡眠不足3个小时,步行达3万步。

奔跑的谢元林,突然慢下来了。她站在改造病房的通道里,立起一道“屏障”,“过不了我这关,坚决不允许开病房,哪怕少个水龙头都不行。医护人员只有过了安全防护关,才有资格上战场保护更多患者”。

病房改造前,是生活楼。谢元林的“关”是科学精准、严丝合缝。她要求,每个传递窗的开关能灵活使用,病区设置必须有“三区三通道”,患者不能进入内走道,医护人员只能单向进,将感染的风险降到零。

她告诉大家:“SARS的教训非常惨痛,有医护人员被感染,我们不能好了伤疤忘了痛,要对新出现的病毒时刻保持警惕,要把医护人员的安全放在第一位,保护医护人员,就是保护患者。”

1月21日,经国家卫生健康委确认,湖南首例疑似患者被确诊,接诊的4位医护人员无一人感染。

此后,确诊患者增加速度很快。1月29日到2月5日达到医院收治高峰,每日平均收治15人,最多的2月2日收治了23人。

“防护用品一度非常紧张,调配不足时,连防化服都做好了‘上战场’的准备,虽然穿着它笨拙,不透气,不方便操作,但有总比没有好。”谢元林对后方采购的防护用品材质、款式、密封性逐一把关,她让采购人员试穿拍照发到手机上,她说,“这相当于保护医护人员的铠甲,此时不较真,必后患无穷。”

谢元林还定下了两个“硬性标准”:人员培训不合格不上岗,防护物资不到位不上岗。

一位体型稍胖的医生,防护服脖颈处拉链拉不上,谢元林十分着急,反复思量,想到“奇招”——用宽透明胶缠住裂口处救了急。

穿防护服有13道流程,脱则多达23道。谢元林提出点对点、人人过关的实训模式,采用人盯人、老带新、一对一结对的办法,将感染风险严格控制在穿脱的每个细节和环节中。

直至242例确诊患者全部清零,医院未有一位医护人员被感染。

“有她在,我们的医护人员就安全!”医院副院长袁鲲感慨。

谢元林与省级专家共同讨论新冠重型病例的治疗。

“没有铁军,胜不了顽敌”

武汉封城一周后,长沙收治患者人数进入高峰期。

个别年轻和没有重症护理经验的护士,一进病房就恶心、呕吐、流泪,心理防线崩溃。谢元林要求,马上撤离病房,隔离休息,坚决反对疲惫作战、带病作战、恐慌作战。

连续奋战54天的谢元林,脚踝老伤复发,就贴张膏药应急,腰疼得直不起,就绑上腰带继续干。

医院党委书记漆晓坚多次提出替谢元林站岗,她却坚持不撤退。

“她爱护医护人员,规定重症病房的医护人员须6班倒,普通病房4班倒,不支持50岁以上的医护人员与病人面对面接触,说只有这样才能打好救治病人的持久战。”医院纪委书记李波说,但她自己却轻伤绝不下火线。

采访中,这位大家眼中的铁娘子,在谈到冲锋陷阵的医护人员时,眼眶红了:“面对未知的病毒,人人都本能恐惧,但我们是医生,我们不上,谁上?我感动,是因为在这场艰难的战斗中,大家再难,也没一个人迟疑过;再苦,也没一个人退缩过。我相信,没有铁军,胜不了顽敌。”

“铁军”的建立,并非一帆风顺。2009年,医院成立艾滋病科。病患病情复杂,科室医护人员工作难度大,没来多久,就辞职走人,给工作开展带来了不少阻力。护士长龙利亚因此心力交瘁。

谢元林提出,提高护士薪酬待遇。她还主动前往龙利亚家中做家访,帮助找原因、想办法。那时,龙利亚身体不好,谢元林一边安排她住院治疗,一边安排同事照顾她儿子生活,并自掏腰包为孩子买学习资料。谢元林前后耐心沟通一年多,龙利亚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病愈后不久便回到岗位。

还有一位该科医生,因担心人身安全受到威胁向医院请辞。谢元林多次打电话关心近况,并前往其家中促膝长谈:“你是一位好医生,病患需要你。”不久,该医生回到岗位,并发现医院加强了保安等防护措施。9年来,艾滋病科45名护理临聘人员一直坚守在岗位上。

在这次特殊的战斗中,隔离病区的医护人员无一人抱怨、退缩,还有20多名医护人员递交了入党申请书。

“既当医生,就得奉献”

从隔离病房走出来,年轻护士心生委屈,向谢元林求援。原来,一患者要求她采购纸尿裤,因未买到指定品牌,便说了些难听的话。

谢元林告诉护士,用纸条写下这几句话:想想你同样患病的同胞,请支持医护人员一同战胜病魔;医护人员的时间很宝贵,需要用全部的精力和时间保护你们宝贵的生命;请互相谅解,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护士把写好字的纸条,用双手举着站在病房窗口,患者见了,再没使过性子。

“一些医患矛盾,常常是因为忽略了早期用心沟通。医生爱护患者,患者信任医生,这才是健康的医患关系。医患携手,才能打败敌人。”

谢元林1988年毕业于湖南医科大学(现中南大学湘雅医学院),刚参加工作不久,遇到一位年迈的母亲跪在面前,求医生救救患病的独子。从那一刻起,谢元林明白:救治一个人,就是挽救一个家庭。如今,她每年还提醒康复的患者按时体检,这家人也常常向谢元林问好。

一位患者趁谢元林中午休息,将甘蔗削好皮,悄悄放在她办公桌上。“那位患者让我感动。医患关系应该像这甘蔗,是甜甜的,剑拔弩张一定是不对的。”谢元林感叹。

她认为,传染病并不可怕,只要思想上保持警惕,身体上做好防护。“再说,这个看似危险的工作,总得有人做啊。既当医生,就得奉献。”

为患者奉献,守卫人民群众健康,是谢元林一家人的奋斗目标。谢元林和丈夫都是医生,经常加班,不得不将女儿从小托付给邻居照看。女儿对此早已习以为常,她没有责怪妈妈,读大学她报考的是药学专业。

54天没有回家。谢元林说,胜利了,想回去看看家人。

【编辑】安彤
特别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人社传媒,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应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即时新闻